BAODINGSHI  LAWYERS ASSOCIATION
一张汇款单的故事
来源: | 作者:lawsociety | 发布时间: 2017-04-08 | 419 次浏览 | 分享到: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志愿服务工作两个月过去了。回首次月,我主要做了如下工作:接待法律咨询8人次,参加“12.4宪法日”法治宣传1次,到冷湖行委中学为全体师生和家长集中授课1次并被聘为该校的法制副校长,代理刑事和刑事附带民事案件2件,其中一审现已终结,启动了二审程序。其中,郭广会交通肇事诉讼案较为典型,现将此案件有关情况做一详细汇报。
2016年12月20日下午刚上班,冷湖行委邮政局柜台前一位秀丽的女子,她一边电话核实收款人姓名,一边麻利地填写着一张汇款单。工作人员好奇地说:“美女,你汇这么一大笔钱怎么还不知道收款人是谁呢?”女子微微一笑:“呵呵,这是一个误会。”这位女子就是2016年冷湖行政委员会的志愿律师——共产党员佟红敏律师。
这事还得从2016年11月初的某一天说起。一位身材中等偏瘦、着脏兮兮工作服的男子拿着一沓手续走进佟红敏律师的办公室,他叫郭广会,系交通肇事案的受援人。2016年6月5日,郭广会车载韩齐开等四人由敦煌前往冷湖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韩齐开因伤势过重死亡,郭广会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因郭广会家庭十分困难,符合法律援助条件,冷湖行委法律援助中心经依法审查批准,决定给予其法律援助并指派佟律师办理该案。办理完刑事和刑事附带民事相关委托手续后,郭广会一再给我鞠躬致谢。而后,我就该案予以释法,并指出本案的关键是民事赔偿,如果民事赔偿适宜,受害方家属给我们出具一份刑事谅解书,对量刑有重要意义。他说现以他的名义给付受害人家属各项赔偿共计5.3万元;他父母年事已高,体弱多病,且有两个幼小的儿子,妻子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家里只靠他一人打工维持生活;其兄是再婚家庭,三个孩子,负担也十分沉重;他们两家住在一起,连个像样的住所都没有,是村里的特困家庭,他实在无力负担过多赔偿,现在最多能再凑2万元。事发后,托亲友多次调解,终因数额过于悬殊未果。他很无奈。最后,我说最好再凑凑,最大程度弥补受害人家属的创伤,毕竟一个才25岁的独子的去世对一个家庭来说是个致命打击,无异于晴天霹雳,而钱是可以再挣的,给受害人家属一个弥补和抚慰,自己的内心也少一些煎熬。郭广会满口答应并一边鞠躬一边双手合十说:“拜托您了,谢谢您能帮助我!”我说:“这是我们援助律师的工作,应该的!”望着郭广会远去的背影,我神色凝重。
第二天,我约好主办法官,与法官探讨该案的最佳处理方式,我强烈建议在法院主持下进行调解。法官说希望不大,我说不试试不能轻言结果,我举了几个峰回路转的调解成功的案例,同时把其他几方代理人的电话要了过来,拟提前做做调解工作,摸摸底。经过和几方沟通,各方均有调解的意愿。我将这一利好消息及时向主办法官进行了汇报。最后,合议庭决定11月30日下午进行调解,12月1日上午开庭。
11月30日下午3时许,各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准时来到冷湖矿区人民法院,在合议庭的主持下进行调解。经过一轮轮艰难的调解,赔偿数额由59.8万元降至29.9万元,但终因赔偿数额相差悬殊而调解未果,走出法院的大门已是下午6:30。
来到食堂,已饭磬,厨师专门为我煮了一碗面。匆匆吃完面,我没回宿舍,径直来到单位加班。在调解过程中,我向郭广会要了其母亲和兄长的电话,想通过其外缘亲属关系帮他一起渡过难关。我苦口婆心地向其家属讲道理,陈利弊,明刑晰典,换位思考,但家属只两个字:没钱!当我抱着两大本案卷走出行委办公大楼时,已是晚上9:30,皓月当空。
12月1日上午,开庭。
12月6日下午,公开宣判。被告人郭广会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郭广会当庭表示上诉。被收监后,郭广会强烈请求冷湖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佟红敏律师作为其二审法律援助律师。第二天上午,我将判决结果及时通知了郭广会的家属,其家属称尽快赶过来咨询一下庭审情况。当事人家属9日到达敦煌,但一直未与援助律师联系。10日下午,经援助律师询问家属到达情况,郭广会的妻子小刘才于10日傍晚到达冷湖行委法律援助中心办公室。我对该家属进行了热情的接待,把该案庭前调解、开庭审判以及执行的相关情况向家属做了详细陈述和具体分析,并指出该案的中心环节还是赔偿问题,只有受害人家属得到了适当赔偿,对郭广会出具刑事谅解手续才会对案子有较大帮助,否则,二审有可能维持原判;同时,将被告人郭广会要求上诉的情况向家属做了通报,家属均同意上诉,并表示积极筹措案款赔偿受害人家属。双方约定第二天上午去格尔木市看守所会见郭广会。
第二天早上六点刚过,我的手机就急促的响起,接通电话是家属小刘,她说在我宿舍门口,要求到宿舍里找我谈点事,我觉的这么早当事人家属单独在我宿舍谈事不太正常,就拒绝了她的要求,并嘱咐她在车上等我。我洗漱完毕打开门,小刘竟然站在门外,见我出来,马上塞给我一沓钱,她说:“佟律师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知道您这个人特别好,广会也给我们说千万别忘了佟律师,说你是一个好人……”不等她说完,我把钱坚决推回去,说:“你们这么做是不对的,我是在履行一个援助律师的职责,是应该做的!请你尊重我!赶紧上车吧,太冷了。”在冷湖行委司法局一直等到11点,因客观原因,我和郭广会家属拿着未加盖公章的会见手续去了格尔木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已是晚上8:30,工作人员称现已下班不办公,给当事人的包裹已过了规定的接收日,你们看看明天收不收吧。
第二天,会见时我向看守所值班干警说明了手续情况,值班干警审查会见手续发现有一页没有加盖公章拒绝律师会见。我找到看守所领导,跟领导解释相关原因,经过向看守所领导沟通请示,终于被准予会见被告人,待手续盖章后尽快寄回看守所归档。由于过了看守所规定的送包裹的日期,值班干警拒收家属寄送的包裹,当事人家属欲哭无泪,非常绝望。考虑到当事人家属从数千里外来一次实属不易,为了尽量减少当事人家属的开销,带着当事人家属,我再次敲开了看守所领导的办公室,经过恳谈,看守所领导终于同意在验收后收下家属带来的包裹并予以转交。开车回到冷湖已是晚上9点多钟,一些小店已经打烊。由于当事人家属还有四五个小时的车程,我坚持要求送我回宿舍,未果,当事人家属找到一家尚在营业的小饭馆吃饭,饭罢近10点,送我回宿舍。在我洗漱完毕准备休息时,当事人家属发来短信称:她趁我在饭店去卫生间的空档将2000元现金悄悄放在我的档案袋里了。我一下清醒了,赶紧打电话过去,坚决要求他们赶紧回来把钱取走!小刘说他们已经驶离了冷湖很远了,且是家属的心意,见援助律师这么尽心尽力地帮助他们,非常感动,请收下并迅即关闭了手机。因其家属暂住敦煌不知其详细住址,其他家属连姓名尚未可知,故钱未能及时寄出。幸好调解工作进行的较为顺畅,三天后终于达成了赔偿意向,我着手准备刑事谅解的相关手续,待各方当事人来冷湖办理手续时再将现金完璧归赵。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赔偿事宜后因其他一些小因素又谈崩了,其家属小刘已登车回家。
终于于周二中午下班时分,我等来了郭广会家属邮寄来的其他证据材料。下午一上班,我就按照邮件地址并核实了其家属的详细信息后,把2000元钱原封不动地退还回去,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办理完汇款手续后,我立即短信告知其家属:“小刘你好,中午收到的郭广会的家庭困难证明,确定了你们的邮寄地址,下午上班后把你悄悄放在档案袋里的2000元钱通过邮政全部退回,敬请查收。援助律师是不收费用的,我做的这一切工作都是应该的,这是援助律师的工作和原则。佟红敏律师。”
得知上述款项已于2016年12月28日下午由被告人家属刘苏霞兑付,我感觉轻松了许多。
一张汇款单的故事
——河北旭天律师事务所佟红敏律师2016年12月援青工作总结暨郭广会交通肇事诉讼案汇报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志愿服务工作两个月过去了。回首次月,我主要做了如下工作:接待法律咨询8人次,参加“12.4宪法日”法治宣传1次,到冷湖行委中学为全体师生和家长集中授课1次并被聘为该校的法制副校长,代理刑事和刑事附带民事案件2件,其中一审现已终结,启动了二审程序。其中,郭广会交通肇事诉讼案较为典型,现将此案件有关情况做一详细汇报。
    2016年12月20日下午刚上班,冷湖行委邮政局柜台前一位秀丽的女子,她一边电话核实收款人姓名,一边麻利地填写着一张汇款单。工作人员好奇地说:“美女,你汇这么一大笔钱怎么还不知道收款人是谁呢?”女子微微一笑:“呵呵,这是一个误会。”这位女子就是2016年冷湖行政委员会的志愿律师——共产党员佟红敏律师。
    这事还得从2016年11月初的某一天说起。一位身材中等偏瘦、着脏兮兮工作服的男子拿着一沓手续走进佟红敏律师的办公室,他叫郭广会,系交通肇事案的受援人。2016年6月5日,郭广会车载韩齐开等四人由敦煌前往冷湖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韩齐开因伤势过重死亡,郭广会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因郭广会家庭十分困难,符合法律援助条件,冷湖行委法律援助中心经依法审查批准,决定给予其法律援助并指派佟律师办理该案。办理完刑事和刑事附带民事相关委托手续后,郭广会一再给我鞠躬致谢。而后,我就该案予以释法,并指出本案的关键是民事赔偿,如果民事赔偿适宜,受害方家属给我们出具一份刑事谅解书,对量刑有重要意义。他说现以他的名义给付受害人家属各项赔偿共计5.3万元;他父母年事已高,体弱多病,且有两个幼小的儿子,妻子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家里只靠他一人打工维持生活;其兄是再婚家庭,三个孩子,负担也十分沉重;他们两家住在一起,连个像样的住所都没有,是村里的特困家庭,他实在无力负担过多赔偿,现在最多能再凑2万元。事发后,托亲友多次调解,终因数额过于悬殊未果。他很无奈。最后,我说最好再凑凑,最大程度弥补受害人家属的创伤,毕竟一个才25岁的独子的去世对一个家庭来说是个致命打击,无异于晴天霹雳,而钱是可以再挣的,给受害人家属一个弥补和抚慰,自己的内心也少一些煎熬。郭广会满口答应并一边鞠躬一边双手合十说:“拜托您了,谢谢您能帮助我!”我说:“这是我们援助律师的工作,应该的!”望着郭广会远去的背影,我神色凝重。
    第二天,我约好主办法官,与法官探讨该案的最佳处理方式,我强烈建议在法院主持下进行调解。法官说希望不大,我说不试试不能轻言结果,我举了几个峰回路转的调解成功的案例,同时把其他几方代理人的电话要了过来,拟提前做做调解工作,摸摸底。经过和几方沟通,各方均有调解的意愿。我将这一利好消息及时向主办法官进行了汇报。最后,合议庭决定11月30日下午进行调解,12月1日上午开庭。
    11月30日下午3时许,各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准时来到冷湖矿区人民法院,在合议庭的主持下进行调解。经过一轮轮艰难的调解,赔偿数额由59.8万元降至29.9万元,但终因赔偿数额相差悬殊而调解未果,走出法院的大门已是下午6:30。
    来到食堂,已饭磬,厨师专门为我煮了一碗面。匆匆吃完面,我没回宿舍,径直来到单位加班。在调解过程中,我向郭广会要了其母亲和兄长的电话,想通过其外缘亲属关系帮他一起渡过难关。我苦口婆心地向其家属讲道理,陈利弊,明刑晰典,换位思考,但家属只两个字:没钱!当我抱着两大本案卷走出行委办公大楼时,已是晚上9:30,皓月当空。
12月1日上午,开庭。
    12月6日下午,公开宣判。被告人郭广会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郭广会当庭表示上诉。被收监后,郭广会强烈请求冷湖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佟红敏律师作为其二审法律援助律师。第二天上午,我将判决结果及时通知了郭广会的家属,其家属称尽快赶过来咨询一下庭审情况。当事人家属9日到达敦煌,但一直未与援助律师联系。10日下午,经援助律师询问家属到达情况,郭广会的妻子小刘才于10日傍晚到达冷湖行委法律援助中心办公室。我对该家属进行了热情的接待,把该案庭前调解、开庭审判以及执行的相关情况向家属做了详细陈述和具体分析,并指出该案的中心环节还是赔偿问题,只有受害人家属得到了适当赔偿,对郭广会出具刑事谅解手续才会对案子有较大帮助,否则,二审有可能维持原判;同时,将被告人郭广会要求上诉的情况向家属做了通报,家属均同意上诉,并表示积极筹措案款赔偿受害人家属。双方约定第二天上午去格尔木市看守所会见郭广会。
图片新闻
热点新闻